彰化地方法院連夜加班釋放頂新黑心油主謀魏應充,引起社會輿論一片譁然。

網友們「憑什麼?」的憤慨,以及超過80%民眾的不滿,都在魏家只花5分鐘,就備好1億新台幣的保釋金下給緘默了。事實上魏家的財富位居世界蘇富比的排名内,且高逹2550億以上。

原判刑30年的重罪,果然才在二審就真的應驗了,民間對司法長期給人「一審重判,二審輕判,三審返去吃豬腳麵線」的鄙視和不信任感,也讓有錢能使鬼推磨的扭曲價值觀,更深植人心。

今夜我專程去探望並送溫暖,給一位久違的貧寒交迫的老朋友,他略帶哽咽而悲戚地埋怨道:「為何我事業未破產前,是個績優的繳稅人,而破產後的我,也仍是個安份守法的老實人,可是卻只能掙扎在黑心食品及趕不上物價的不安中糊口?台灣社會到底何時才有真正的公平正義?」我想他的吶喊,應該也是很多小老百姓的心聲。

搭高鐵南下時,突然一位陌生的女粉絲,她用力地抓住我的手,然後壓低聲音緊張地說:「有人要殺柯文哲,因為他擋人財路妳一定要救他!」我趕忙安慰她說:「不會的,不用太耽心,吉人自有天相。」到底邪不勝正。

但話説回來,歹年冬多肖人,還請柯市長您要多保重了!

創作者介紹

黃越綏的部落格

黃越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