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位老朋友請喝春酒,旁座一位來賓突然問我以下問題:「妳怕不怕老?」我回答:「在不知何謂老的情況下,不知不覺中就老了。」
她又問:「那妳打算如何面對老?」我再回答:「就如同面對日出和日落。」
「那就是平常心囉!?」她追問。我仍然秉持著耐性反問:「難道不是嗎?」。
「那妳怕不怕死亡?」「我想這是廢話!」終於露出我的本性回應。
她呵呵笑著說:「這是個測驗,而妳的回答正代表著妳內心世界対老和死亡是不願意正視的。」
 
我也不客氣告訴她:「老是常態無人可免,而死亡則由不得自己。不知妳有何高見?」
對方思索一下接著說:「我不怕老,因為可以整型,我也不怕死亡,因為我已自殺未遂死過好幾次了。」
 
事後老友私下跟我說:「哦,我忘記告訴妳,那天坐妳身邊的是我小姨子,不知道她有沒有得罪妳呀?」
「還好,有什麼不對嗎?」我不禁好奇的問。「她精神有問題長期在服藥。」朋友為難地補充。
「我在想我竟然可以如此自在的跟一位精神病患正經地談生死,恐怕該服藥的是我。」
老朋友乾笑一聲:「也許吃藥的總是把沒吃藥的當病人看吧!」。
 
志工傳來笑話一則如下: 
計程車司機跟乘客說:「我有房子、車子,自己當老闆,除非天王老子誰也命令不了我」。乘客說:「前面左轉」。司機說:「好的」。
可見活在這人世間,不同的人生觀點都有其存在的意義和價值,誰也沒有比誰髙明多少呀!
創作者介紹

黃越綏的部落格

黃越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