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常跟朋友分享一則真實的故事,就是即使自己年紀已經一大把了,還是不忘帶白目的自我陶醉在活下去。

 

事情就發生在兩星期前,當我從「麻二甲」辦完中秋節活動搭高鐵回臺北,才走出驗票通關不久,突然背後傳來有人喊出:「美女!」。

當下我卻不加思索的就回首,結果當我的眼光與一位年輕的陌生男子交會時,他竟然用著腼覥的表情輕聲地說:「我不是在叫妳。」

 

事後,朋友的看法居然像台灣政治藍綠立場的兩極化,一邊認為我是自取其辱,而另一邊則認為我是自信掉滿地。

 

剛好今天有幸參加已故張炎憲教授賢伉儷的公子婚宴,同桌的好友陳唐山立委,乘機分享了透過網路,朋友送他的一則有關「美女」的笑話。

話說有位自稱美女的女子,有人問她:「除了妳自己說妳是美女外,還有誰叫妳美女?」她説:「有啊,就是我阿公。」對方又問:「那還有其他的男人?」女子當下就不甘示弱地表示:「我爸爸也叫我美女!」
「好,那既然妳是美女,應該有被追過吧?」男子好奇地追問,只見女子幽幽地說:「當然有啊,只是一群野狗。」,此時男子又揶揄地問她,走在路上可曾有人對她吹口哨?美女冷冷的回說:「廢話,你沒看到滿街的交通警察?」。

 

一般人對美女的評價,如果是真的美女,就會用美麗、漂亮來形容,否則就會用可愛來替代,要不然就是以聰明、賢惠、溫柔婉約等來形容,最難讚美的恐怕只能用愛國來強化了,至於我個人嘛,恐怕就是比愛國者還要更上一層的智仁勇了。

祝大家周日夜愉快,明天帶著新的心情開始一連串使命必達的打拚。

創作者介紹

黃越綏的部落格

黃越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