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收到一則簡訊,內容問我有關柯文哲把議員當病人之說的看法?我個人認為身為市長在公開場所,用如此直白的話語來形容監督市政

的議員,是有些不合政治常態的倫理。

 

但若用另外一個角度來看,對於一個意外從政的素人而言,在無政黨奧援下又必須面對火力全開,甚至故意找碴的議事氛圍下,為了避免

府會衝突的關係不斷,且下肆對上肆,於事無補的情況下,柯P在心理建設上採移情的作用來支持自己情緖的控管,實在是無可厚非。

 

對於像柯P這種在角色異位下所產生的同理心的思考模式,其實在我們日常生活中,每個人都有機會在體驗與實踐中,例如男性對於無理

取鬧的女人,往往會用生理期來包容,女性則也會用他喝醉了來不予理會⋯等息事寧人的態度。

 

激烈或極端的衝突,只會造成兩敗俱傷、同歸於盡,甚至親痛仇快。但一昧的採取包容和逃避只怕日久成了姑息養奸的死角。

 

柯市長要怎麼做才得宜呢?修身養性乃基本功,最重要的是要以人民為前提,不論是市長還是民代,切記一旦失去民心就失去政治舞台。

創作者介紹

黃越綏的部落格

黃越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