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六、日從早上9:30到下午5:00,整整當了二天學生,上了海內外知名哲學大師陳鼓應教授的「道家的智慧和現代心靈一從易經說起」課程;並在主辦單位台灣商務印書館王董事長的邀請下,我擔任了介紹陳教授的引言人。

我個人對哲理研究是很膚淺的,而之所以會棄「儒」崇「道」,只因孔子說過:「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的性別歧視。雖然已故家兄和他是老友,但對我而言,鼓應兄的意識形態跟我的幾乎是南轅北轍,他是大中國而我則是台獨。他握住我的手,只有一句話,就是希望我把課上完。

戒嚴時代他為追求言論自由,曾因1973年的台大哲學系事件被解聘,後來輾轉到了香港文大、中國北大、均曾被解聘過,總之他一生的教學生涯被迫中斷四次,應可用坎坷來形容。當時若非台灣商務印書館的王雲五先生,伸出溫暖的手,先支付陳教授兩年的薪水,讓他得以免去斷炊之危,且潛身專研老莊。儘管如此,但卻不減今日他在老莊哲學的學術專業、權威及地位。

但兩天受教下來,除了受老莊的思想有了更深化的影響外,似乎已無意願或熱情要去改變對方的立場。而且存在我們之間,原本的那份距離感不見了,反而找到了雙方對人文社會關懷的共同點,至於對國家的認知,就在彼此尊重下各表了。

年紀大了,當學生上課是件辛苦的事,但看到講台上為我們傳道授業和解惑者,竟是已屆80的高齡者時,確幸中更多了份莫名的感動。

10687485_862528197166674_8686011621024769552_o  

創作者介紹

黃越綏的部落格

黃越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