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網友問我個人有無被霸凌的經驗?雖不敢説有如過江之鯽,但絕對超過十個手指頭。光以我2008年參選總統喊出「住民自決,公投建國」宣言後,網路上就被上千則PO文,霸凌到不行。

 

在我五月將發表的新書𥚃,由於篇幅的關係只談2個小時候的事件。


倒是我印象中有個讓我難忘的故事,是由於我一時正義感作祟,中學時,出面解決了一樁集體霸凌弱勢同儕的事件,但結果事成後我反而成了眾矢之地,該被霸凌者懾於加害者們的淫威而棄械投降,瞞著我私下去討好他們,並把一切都怪罪在我自己的強出頭上面。於是這些加害和被害者突然間變成了一家親,我似乎反而成了SARS的帶原者,被徹底的孤立和隔離。

 

自己也曽無助地久久沈浸在獨呑對人性的失望與自己魯莽的責難中,直到外婆的一句:「朋友就是這樣交的啊!」把我一棒敲醒,且終生受用。人生真的是關關難過關關過,性格不一定決定命運,但性格中不能泯滅真性情。

 

今天看到台灣啦啦隊在美國拿到世界冠軍的喜訊,但卻發現他們每個參加的選手均必須自費,甚至有人為了能參加比賽而必須兼2個差事存錢,台灣競技啦啦隊協會為這團66位成員需花費的400多萬元,東奔西跑分別找企業家贊助,結果無功而返,令人唏噓不已外,不禁要問這到底是個多麼冷感和矯情的社會啊?台灣真情正一日一日在流失了嗎?

創作者介紹

黃越綏的部落格

黃越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