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作家施寄青,昨天因心肌梗塞猝死於自宅的浴室𥚃,享年68歲。對於高齡世代及熱愛生命的她而言似乎走得太快了,雖然不捨但也合乎她生前灑脫的性格。

回想起廿多年前,我們彼此的認識是在婦運的過程中,而當時她是擔任協助失婚婦女的「晚晴協會」的理事長一職,並自封為離婚教主,雖然許多前衛的行徑曾引起不少爭議,但她對女人當自強的啓蒙是功不可沒。

當時的我是兩性關係最受歡迎的講師之一,為了支持她及單親弱勢,假如記憶沒錯的話,我大概至少免費為晚晴演講近十年並協助勸募,尤其憶起應邀與她一起到高雄創立分會時,由於當年沒有高鐵,因此需要過夜,在家徒四壁又沒經費的情況下,用報紙舖地而眠是最簡便的解決方法,任何的組織或運動都是草創時期最辛苦,但回憶也最有趣。

由於我對於單親的定義及服務範疇不想只拘泥於離婚,而應含括法律規定的離婚、喪偶及未婚生子,甚至可擴及隔代教養、雙生涯分偶⋯等,因此成立並忙於財團法人國際單親兒童文教基金會的業務推廣。加上我們的政治理念各有不同的想法(她後來還與施明德等人叧組了政黨)。
直到多年前,她遠離塵囂遷移到苗栗修行,並開始專研前世今生的玄學後,雖然曾是老友但卻已有一道無形的牆隔閡了彼此的互動。

如今只能用一路好走來懷念這位婦運界的老戰友了!

創作者介紹

黃越綏的部落格

黃越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