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子化的年代加上適婚年齡正在往後移的情況下,美化的說法是壯男熟女自主性高不隨波逐流,實際上恐有曠男怨女不知情歸何處。這也成了逢年過節與家人團聚時的敏感話題。

 

什麼時候要請喝喜酒?有對象了嗎?眼光別太高啦,否則三挑四撿的最後籃子見底什麼都沒有?姊弟戀又何妨,小鮮肉可口嘛?老夫少妻會比較體貼讓步?離婚、喪偶、再婚的又有什麼關係?對方有職業就好,這年頭誰養誰又有什麼差別?少年不結婚老大徒悲傷矣?⋯。

 

以上幾乎都是出於好意的關懷,但說者無心聽者有意,且常尷尬而不知如何面對或回答。通常大部分的年輕人都會採取,逃、散或儍笑面對。但我曽教一位出身南部大家族的獨生子,既不傷感又能暫時解危的撇步。直到今天他還經常跟他的妻子和家人提起此封塵往事。

黃越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