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12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Dec 18 Sun 2011 10:22
  • 置頂 近況

我是老師筆下的糊塗助理,雖然她很低調但終究消息還是會走漏,且看不到po文打電話到基金會關心的更不少,因此我不怕被嫌多事就在此跟大家報告黃老師的父親己於近日內仙逝了,享年九十五高壽。他老人家生前囑咐不登報、不發訃聞、不收奠儀也不公祭。謝謝大家關心!老師侍父甚孝但己能節哀順變,請大家放心,至少我不會糊塗到不照顧她,何况阿公生前很疼我。


黃越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位跟我擁有三份情感(栽培她如老闆與員工,教導她如老師和學生,疼惜她則如母親及女兒)忘年之交的女性助理。我常對跟她開玩笑說,不分國內外假如有任何單位欲舉辦甄選跟「糊塗」有關的比賽時,她甚至不需要報名直接上台就可領獎了。
  在這個世上,再精明幹練的人也會有糊塗的時候。像我自己就有跑錯過結婚禮堂白送禮和到殯儀館才發現張冠李戴的糊塗記錄。也曾聽過不少總裁級的朋友們,居然也會因糊塗而錯把老婆名字叫成小三(外遇對象)的暱稱,導致隱情曝光惹得一身騷。更有許許多多在我們生活點滴中,可以藉此增加不少生活情趣,以及提供家人揶揄或逗趣的糊塗故事,幾乎每日都在發生中;且不論是成年或孩童,人人都有機會演出。
  所以光以糊塗的形態而言,就可分為很多種;像偶然的糊塗,意外的糊塗,難得的糊塗,錯怪的糊塗,還有很差勁的糊塗!而我為什麼會用「離譜」來形容以下這位最佳女主角呢?因為以她在職場的專業身份其糊塗還真的是很離譜啊!
  記得扁時代我曾担任國策顧問,雖然我非民進黨員但前陳總統對我這位黨友大姐頭仔的諍言,還是有給予相當程度的信任。也因為有較多的接觸,所以至今不論其被捲入的官司何時終結?以及外界仍存有諸多的負面批判,但我對於其辧公室主任馬永成,他的人品與能力始終仍持高度肯定。
  話說有一天,有幾位好友相約要用晚餐而地點則希望由我這個「歹嘴斗」(挑食)來選;於是我選了家菜色介乎印度與昆明的回教小餐廳。尤其那裡飯後馬姓老板親自特製的奶茶只能用一級棒來形容;所以我就跟我的miss糊塗助理說:「麻煩請妳替我接xxx餐廳的馬先生,我想跟他通話。」。

黃越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鄭板橋曾說過「人生難得糊塗且糊塗」。有人說這句話與李涉的「偷得浮生半曰閒」有相益得彰之處。我的一位男性老友在跟他妻子吵架時總會丟下一句「得饒人處且饒人」;而我阿嬤最常使用的則是「一枝草一點露」和「圓的人會扁扁的人也會圓」。總之人生的哲理看似簡單其實也頗深奧,但看每個人的感受、領會以及對事情角度的分析。當然也含括了如何給心情開個好處方;人間事往往可以用「英雄所見略同」來苟同,但也可以「鍾鼎山林各有天性」一語帶過 ,不是嗎?

    很久很久以前,我有位粉絲她是位成功的單親母親。在一次成長班「心情故事」的討論中,她跟學員們共同分享了一則與其説是「難得的糊塗」而我卻寧稱之為「難過的糊塗」的故事;她從小就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得知自己並非父母的親生女兒。她之所以會被領養是因為養父母婚後久久不孕,而在相信若先頜養他人之子,再託其福就可能會為自己招來兒女的民俗下,她從⋯⋯孤兒搖身一變成了養父母這家人的長女;當她獲悉自己真正的身世時,也曾難過地不知如何自處;由於年紀尚小又找不到情緒的出口,因此她經常是在不安全感的夢魘裡,或抱着唯一熟悉的小布枕躲在床底下啜泣直到累了,倦了,才睡著…

    雖然養父母後來果然連產了兩個親生寶寶,卻一直待她視如已出,從不缺乏親情的給予;隨著歲月的増長,即使在現實生活中和弟妹家人總難免也會有些令人不愉快的事情發生,令自己不免有寄人籬下的孤寂感;但她始終未將心中的秘密公開。 一直到她在四十多歲時,和弟妹們前後分別地辨完了養父母的後事。她的弟妹們依然不知道她跟他們完全是沒有血緣關係。反而彼此手足般的情感更為綿密,也因此堅定了她,不論對自己謎團似的身世會感到多麼地難過和遺憾。但她決定將此秘密,隨着疼她,育她,又愛她的養父母悄悄地埋進棺材。

    在養父母生前及諸親朋好友的祝福下,花樣年華的她幸運地尋覓到了一位愛妻、愛子女、及愛家的好伴侶。本以為十多年只羨鴛鴦不羡仙的美滿婚姻,卻在意外中讓她發現似乎丈夫有了外遇。對任何男女而言,再沒有比摰愛的情感背叛更令人痛不欲生;她當然也不例外。尤其當他看到丈夫一面愉悅地外出偷情,卻又得內疚回家來刻意討好她時。若撇開自己是苦主的角度,冷眼地觀看身邊這個愈來愈陌生的男人時;只能用可憐、可悲,可惜來形容!低潮的她也曾想離家出走,也曾想了結生命,更想一不作二不休大吵一頓或離婚算了;總之任何的「解答」都找不到而所有的「解脫」都下不了手,自己簡直像頭懦弱的困獸除了在荒野獨自仰天嗚鳴外,只剩貧白的血淌…

    也許人在脆弱時倍思親,加上曰有所思夜有所夢;導致有個夜晚她突然從夢中驚醒…因為她夢見養母就坐在床沿用溫柔的手拭去她臉頰的淚痕。然後再拉起她的一根手指輕輕地放她的嘴上;她連在夢境中都深切地思念着養母,而且還有很多心裡話想要藉機跟她老人家傾吐,但可惜還來不及開口,一眨眼工夫養母就不見了…害她就此一夜未瞑地陷入解夢的困惑與傍惶的沈思中,終於在天亮前她似乎從頓悟中獲得了啓示,並且做岀人生中的另一難過的抉擇。

黃越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絲問:補習補習,我到底什麼時候才不用補習? 

黃曰:這恐怕要問你父母對你升學的標準有多高,以及你自己不想補習又能付出的努力有多少,才能回覆!


黃越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絲問:我是國中生,父母親很喜歡進我房間偷窺和檢查我的隱私,我該怎麼辦?

黃曰:在房門口貼上「父母與寵物勿進」或「偷窺隱私是不道德的行為」等標籤即可,在尚無經濟能力自立的前題下,忍受中學習幽默也不錯!


黃越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